谁也不忍心告诉她真相

2020-12-15 17:47

“我到吴老太家敲门,没有人开门,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老人家平时身体蛮好的,又没生病,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呢?”

有了这三份证明,沈某终于可以办理他盘算已久的“好事”——他首先到社保部门领取了丧葬费、抚恤金和老人养老金账户的钱共计17000多元,又马上将母亲的一套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

可叹的是,老太太还以为儿子突然把她接过来同住是孝顺,谁也不忍心告诉她真相。

听到这个消息,倪鑫福很惊讶,如果老人过世,女儿亲戚们不可能都要瞒着吧?

社区民警倪鑫福感觉有点异常,因为按农村习俗,老人过世一般都要请亲戚吃豆腐饭,可同村的根本没人知道。

老太太虽然满头白发,但身体还挺好,生活都能自理,每天都会搬个小凳子到社区警务室附近的小广场坐坐,和村里一起拆迁过来的老人聊聊天,小区里的老人们大多都认识她。

倪鑫福开始怀疑,他担心吴老太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个沈某一直游手好闲,名声不太好,有盗窃前科,是不是他在动什么歪脑筋。”

他最初跑到村委会,说母亲因为年纪太大去世了,办理注销户口需要村委会证明。自从村民拆迁分散住到小区里,各家情况村里就没掌握得那么细了,根本想不到 有人会拿家人的死亡开玩笑,村委会工作人员就给他开了一个自然死亡证明。拿着村委会盖了公章的证明,沈某顺利拿到了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开具的医学死亡证明。 有了这两份证明,他到派出所顺利注销母亲的户口,并也拿到证明。

10月29日,当警方在嘉善某出租房找到沈某时,看到了活得好好的吴老太。

倪鑫福说,为了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找到吴老太的女儿,也住在江南新家园。女儿连连说“不可能”,虽然平时和弟弟关系不好,但母亲过世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通知。

沈某的老母亲吴老太85岁了,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老公已经去世,沈某是她最小的儿子。

倪鑫福着手调查,他从七星派出所获悉,就在前几天,沈某到过派出所,以自然死亡的名义注销了母亲的户籍,而办理母亲死亡证明只是手段,沈某在之后还办了两件“大事”。

本来她和沈某同住,后来沈某结婚,娶了个外地媳妇,租住在嘉善,吴老太就一个人独居在嘉兴江南新家园小区。

考虑到吴老太原来是七星村村民,倪鑫福又找到了七星村村委会,结果被告知:“吴老太不是前段时间过世了吗?她儿子沈某来开过死亡证明。”

有段时间,大约半个月左右,老太太都没在小区露面,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看到小儿子把她接去住了。可大约一周前,大家纷纷传言老太太过世了。

沈某交代说,自己成家后有个2岁的儿子,本来就没工作没钱,想卖了母亲的那套房子作为本钱做点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