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照片拍摄的角度让人不明真相

2020-11-25 01:38

金华路上一家汽修厂的负责人则表示,每天晚上7点,有一大群住在附近小区的阿姨来此跳舞,主要是因为断头路平而宽,平时车很少。事实上记者在金华路上走访了半小时,也确实未见到一辆车经过。

“城市猎人”言明照片拍摄于北碚,但这条威胁着坝坝舞爱好者们生命安全的车道到底在哪儿,则不得而知。

但就像网友拍摄的照片所显示,断头路上过往的车辆虽然少,安全隐患却不容忽视。

周东萍说她和队员们是真的热爱跳舞,但她们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场地,最后才被逼上了没有完工投用的断头路。这条道路是她们心中的香饽饽。因为这里比较偏僻,基本上不存在噪音投诉,也没有几支队伍抢一块场地的烦恼。

而这支断头路上的舞蹈队在她的带领下,从最初40多人发展到如今的100来人,平均年龄也下降了一大截。25岁的废品站职工陈燕就是周东萍的学生之一,她说跳坝坝舞每人每月只花5到10元钱,不存在经济压力,而且离家近,锻炼起来很方便。

网友们热议“刀尖上的舞者”则让周东萍哭笑不得,她说照片拍摄的角度让人不明真相,实际上这条断头路上车真的不多,而且周围路灯敞亮,汽车行驶到这里速度都非常慢,没有大家想象中那样危险。

可是,还没有等她们排好阵型,一辆警车就驶入现场,两位民警从车上下来劝阻:“这里不能跳舞。”“为什么?我们都在这跳了这么长时间了!”阿姨们显然有些不解。就在民警的劝解过程中,这条路上陆续有车辆经过,出租车李师傅担忧地说:“在马路中间跳,太危险了。”劝解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几名民警才将在马路中间跳舞的阿姨们制止下来。对于民警的劝阻,这些跳舞的阿姨们也说理解,毕竟安全很重要,不过她们也有苦衷:“我们在这里跳了这儿么多年,都养成习惯了,现在不准跳,我们又找不到新的地方。”她们表示:“现在只希望能找到一个能让我们跳舞的地方,我们肯定也不愿意再在这大马路上跳舞了。” 重庆晨网记者 肖楷韬 实习生 沈启零

周东萍是舞蹈队的队长,她和很多队员每天要专门从老城区乘车来这里跳舞。“这是一条还未正式通车的断头路,平时车很少。”她说,这里比较偏僻,基本不存在噪音投诉,也没有几支队伍抢场地的烦恼。

坝坝舞不稀奇,稀奇的是这群阿姨全都跑到马路上去尽情歌舞,如此危险的行为令人为她们捏了一把汗。网友们将她们称作是“刀尖上的舞者”。

记者了解到,坝坝舞在公路上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安全隐患十分明显,那么是否有主管部门前去提醒?对此,负责管辖该路段的北温泉街道城北社区李主任颇为无奈地表示,这支坝坝舞队伍其实很不容易。

昨天晚上7点左右,在断头路上,三个阿姨拿着木头支架卡在双黄线上,拉出一条10多米长的红色布条做“警戒线”。一位身穿红色上衣的阿姨告诉记者:“我们一般都是晚上7点聚集在这里一起跳舞。”

“这个不叫坝坝舞了,这叫生命之舞”。不少网友表示他们无法理解,为了锻炼,这些中老年人怎么连最基本的安全保障都不管不顾。还有网友把这些跳舞的人形容为自私,只顾自己快乐,完全不顾及家人的担心。

路灯下,一群阿姨在公路上翩翩起舞,数十人齐刷刷地站了五排,霸占了两条车道不说,不时还有车辆从她们身边飞快掠过。25日晚上8点,网友“城市猎人”连续上传多张从高处俯拍的坝坝舞图片。

那么到底是谁在马路上跳舞?她们又为什么要去马路上跳舞呢?难道没有更安全的活动场地可供选择么?昨日,重庆晨报记者赴北碚实地求证照片中的坝坝舞队伍,了解这群“刀尖上的舞者”背后的故事。

据介绍,来此跳坝坝舞的爱好者多来自周围小区,除了周边北泉花园和北泉九号等小区业主外,还有很多专程坐车慕名而来的北碚老城区居民。

周东萍她们的舞蹈队有个好听的名字“云飘飘”,她们当中有不少热爱网络的年轻人,网上也能找到不少“云飘飘”舞蹈队的视频,队员们的心愿是有一天能跳着舞去上《中国梦想秀》。

现在断头路上的车越来越多,周东萍和队友们不得不开始为搬迁活动场地而发愁。“真希望有个固定的地方给我们跳舞,不需要多大,不需要多好,能有个地方就行了。”

但好景不长,最近这条断头路上出现了零星车辆,大家为了安全,自发购买了九根不锈钢栏杆,牵上红色的线绳提醒司机避让,留出一半路面让她们跳舞。

周东萍性格开朗,为人十分热心。去年9月,原先的老队长家里有事不能继续组织大家跳舞,队友们便推举她来当队长。于是,周东萍开始了每周一教新舞的任务。“我自己是做服装生意的,每天5点多下班后,回家吃了饭,就来这里带舞。”为了教好大家跳舞,毫无舞蹈基础的周东萍开始上网自学。

这条把跳舞者称为“刀尖上的舞者”的帖子在网络上很快便引发轩然大波,许多网友对阿姨们不顾安全在公路上跳舞的行为发表了自己的质疑甚至还有叫骂。“一不小心,方向盘打偏了,油门当刹车踩,基本都洗白。”网友“止”说出了大部分人的担心,还有更多驾驶员称这是对他们不负责,“坑害过往的驾驶人!”

说到坝坝舞,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一群阿姨在广场空地上集体起舞,动作难度有限,充其量只算是中老年的健身运动。但重庆晨报记者昨日在走访中发现,金华路的这支坝坝舞队伍中,不乏20多岁到30多岁的年轻女性,队长周东萍今年才37岁。

“我知道她们最开始是在燃气小区那边跳,后来又搬到好吃街跳了一段时间,最后不得已才搬到了正在修建当中的断头路”。李主任说,城北区规划较早,对休闲设施的考虑不足,周边住户逐渐增多,社区内先后出现多支坝坝舞队伍,但都没有固定活动场所。最近还有五支坝坝舞队伍坚持活动,找的都是街边、商业门口等零星空地。“这几年居民对坝坝舞扰民的投诉很多,派出所经常收到此类投诉。”李主任说,投诉太严重时,坝坝舞队伍不得已只好换活动场地,还有的队伍因此解散。金华路断头路上的那一支队伍,是其中坚持下来且生存不易的一支队伍。

从“城市猎人”发布的照片来看,当地一条双向四车道的公路,一半都被跳舞的阿姨们占了。她们像做广播体操一样,整齐地成排站立,仔细数一数,五排一共68人之多,阵仗十分庞大。剩余的两车道上,不时有车辆通过,为了提醒行车避让坝坝舞爱好者,车行道中间还牵起了一根提示绳。

昨日下午,重庆晨报记者在北碚城区内走访时,了解到照片拍摄的路段位于金华路,这条四车道是一条还未修通的断头路,一共两百米左右,尽头处立着一堵围墙。当地住户称,晚上偶尔有车辆在此停放,但车流量非常小,安全威胁不如照片上看上去那么大,“最近一个月偶尔有车进来。”

舞蹈队名叫“云飘飘”,队员们的心愿是有一天能上《中国梦想秀》。